何以中国·向海泉州|耕海千帆竞 筑港百业兴

发布时间:2024-02-21 09:58:58 来源: sp20240221

  

  宋元泉州有多繁盛?

  “即便地中海地区的香料中心亚历山大港,其香料贸易量尚不及泉州港的十分之一。”这是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的答案。

  降真香、檀香、乳香……满载逾4000斤香料药物。这是我国出土的唯一一艘由海外返航的古代远洋海船——泉州湾后渚港宋代海船的答案。

  向海图强,梯航万国。2024年1月28日,“何以中国·向海泉州”网络主题活动在泉州启动。让我们一起走进泉州,借由海洋文明的维度探寻“何以中国”的基因。

  福船通异域

  “州南有海浩无穷,每岁造舟通异域。”宋代诗人谢履笔下,泉州人临海造船,对外交往频繁。

  闽在海之中。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序厅有一幅画,金色的海洋上千帆竞发。馆长丁毓玲解释,泉州背山面海,耕地少,先民造船向海,大海即是希望的田野。

  泉州人所造之船为福船,底深上宽前后翘,抗风力强,吃水较深,适宜远洋。宋人吕颐浩在《论舟楫之利》中称“海舟以福建船为上”。

  真正让福船航行天下的,当属“水密隔舱”。即用木板将整个船舱横向隔成一个个独立且不透水的小空间,这样的好处是,一旦船只发生触礁等事故,船舱不至于整体进水而沉没,并且可以分类存储货物。

  水密隔舱技术是中国对世界航海的重大贡献。写于13世纪的《马可·波罗游记》详细介绍了水密隔舱,欧洲造船界直至18世纪后期才应用这一技术。

  沉船的考古发现使人们有机会目睹海上丝绸之路盛况。中国海交史研究会副会长姜波介绍,迄今为止,我国水下考古发现的沉船以福船为最多,如泉州湾后渚港宋代海船、“南海一号”“华光礁一号”等。

  “南海一号”打开了尘封800年的历史。国家文物局考古研究中心副主任孙键介绍,这是一艘从泉州满载着货物去国外进行交易的商船。在宋代适宜远航的福船已经开始定型,指南针也被广泛应用。

  鲸波万里,一苇可航。据意大利商人雅各·德安科纳记载,南宋咸淳七年,泉州港至少停泊着15000艘货船。受限于航海技术水平,船舶前往东南亚多贴岸航行。“华光礁一号”行驶于远洋航线上,姜波认为,这标志着至迟在宋元时期,我国古代航海技术和导航技术已达新高度。

  石桥连海陆

  上接大溪外连海,风潮交作不可渡。宋人方勺在《泊宅编》中记录了泉州万安渡的凶险。

  万安渡亦名洛阳渡,位于泉州城北的洛阳江上。这里原为古泉州湾洛阳港,是连接泉州至省城福州乃至浙江的交通要道,官绅商旅南来北上必经之路。因交通不便,商旅“往来畏其险”,甚至“沉舟被溺而死者无算”。

  险阻并未冷却先民们连通海陆的热情。宋人先后“甃石作浮桥”“倡为石桥”,以期连通洛阳江两岸。受限于造桥技术和资金等问题,多次尝试未成功。直至泉州太守蔡襄带领社会各界筹措资金建成万安桥,又名洛阳桥。这是我国历史上第一座跨海梁式石桥,与卢沟桥、赵州桥、广济桥并称中国4大古桥。

  洛阳江出海口潮狂水急,江底为滩涂淤泥,修建时桥基屡被冲垮。为攻克这一难题,蔡襄指挥修桥工匠首创了筏型基础,有效减轻水力冲击。他还因地制宜,在桥墩砌石间培养牡蛎,加固桥体。

  “度实支海,去舟而徙,易危而安,民不莫利。”洛阳桥开启了泉州大规模造桥运动,“郡境之桥,以十百丈者不可胜记”。据统计,建于宋元时期的桥梁有175座。桥梁的修建完善了泉州港海陆联运设施,密切了码头、海港、城区与腹地的联系。

  当返航的海舶满载蕃货而来,矗立于宝盖山的万寿塔标示着泉州的方向,与遥对岱屿门的六胜塔一起成为海路安全的指引;江口码头和石湖码头分别作为内、外港码头,在涨海声中装卸吞吐、通商贸易。由此形成的世界海洋贸易中心运输网络助力泉州乘势而上,走向多元繁荣。

  宝物易万国

  “苍官影里三洲路,涨海声中万国商。”宋朝泉州港对外贸易繁荣,与其丰富的物产和发达的手工制造业密不可分。2021年,“泉州:宋元中国的世界海洋商贸中心”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申遗项目由泉州22处代表性古迹遗址及其关联环境构成。其中,3处是商品产地,分别为德化窑址、磁灶窑址、安溪青阳下草埔冶铁遗址。

  德化县陶瓷博物馆陈列着具有异域风情的瓷器,如荷兰人口哨,东南亚人用于净手的军持(水瓶)。馆长郑炯鑫介绍,宋代,德化已根据国外需求定制瓷器,大量瓷器销往古代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德化境内山多、水足、矿富,为千年瓷都的形成和发展提供了重要物质条件。近年来,德化县境内发现的青铜时代至民国时期古窑址多达239处。

  磁灶镇因陶瓷得名。《晋江县志》记载:“瓷器出瓷灶乡,取地土开窑,烧大小钵子、缸、瓮之属,甚饶足,并过洋。”经考古发掘,磁灶镇境内共有南朝至清代窑址26处。宋元时期,磁灶陶瓷销往东亚、东南亚以至非洲的许多国家和地区。

  泉州矿产资源丰富,规模最大的铁场当属安溪青阳铁场。青阳下草埔是我国首个科学系统考古发掘的、块炼铁和生铁冶炼并存的冶铁遗址,其独特的板结层冶炼遗物处理技术在国际上为首次发现。

  强大的陶瓷、铁制品生产制造能力反映了泉州以外贸手工业为显著特点的产业结构,展现了世界海洋商贸中心强大的基础产业能力和贸易输出能力。宋元时期,泉州成为海外贸易进出口商品的转运中心和集散地。《岛夷志略》记载,元代有98个国家与泉州进行贸易,泉州外销商品有90多种。

  市舶迎蕃商

  “缠头赤脚半蕃商,大舶高樯多海宝。”元末明初僧人释宗泐描绘了泉州的热闹景象。

  宋元明三代对海外贸易实行严格管理,国内外商人出海或登陆必须先到市舶司登记。市舶司功能类似海关。1087年前,只有广州、杭州、明州(宁波)三地设立市舶司,泉州人对外贸易要到广州,“否则没其货”。

  为适应不断发展的海外贸易需要,1087年,北宋“诏泉州增置市舶司”,“掌蕃货海舶征榷贸易之事,以来远人,通远物”,专门掌管涉外船舶、贸易、征税及接待使者。

  泉州市舶司遗址位于鲤城区水门巷。2019—2021年度的考古发掘,揭露出宋元时期建筑基址,出土了文字砖等建筑构件,结合文献记载,明确为泉州市舶司遗址。

  “我们发掘出驳岸、疑似小码头台阶等遗存很兴奋。”参与考古挖掘的泉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傅恩凤表示,此前市舶司只见于文字记载,经过两年的挖掘,终于从实物层面证实了市舶司的存在。

  招徕外商来华贸易是市舶司的主要业务之一。市舶司和地方政府不仅设宴欢迎,还举行祈风祭海仪典。每年夏冬时节,泉州地方长官或市舶司长官来到九日山,举行祈求航海顺风的典礼。九日山尚存10方航海祈风石刻,反映了宋代泉州官方对海外贸易的重视和管理制度的成熟,及官民共促海洋贸易盛举。

  市舶司的设置标志着泉州正式成为开放的国家对外贸易口岸。在这个古代“海关”的推动下,进出口贸易有序进行,各行各业兴盛发展。据《建炎以来朝野杂记》记载,南宋绍兴末,泉州市舶司每年的收入在百万缗上下,约占南宋全部财政收入的五十分之一。

  悠久的航海传统、庞大的水陆复合交通网络、外向型商品产业结构、官民协同的海洋贸易制度,是宋元泉州空前繁荣的秘籍,也是“何以中国”的历史答卷。

  如今,洛阳桥仍不眠不休地护送着往来游客。4尊石将军伫立桥头千年,守望万古安澜,也将见证泉州千帆再发、奋楫向前!

  (人民网记者 赵艳红 金慧慧 实习生杨益婷)

【编辑:唐炜妮】